环亚国际APP下载,环亚国际网页欢迎您!买石材找我们,一次合作,终身朋友?/div>

石材展示
您当前位置:主页 > 菊芋 > 正文
洋姜花開情滿山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0-11-21 14:22:47

  初夏,一條寬闊的水泥路從射洪涪江岸邊蜿蜒而進,莽莽丘陵之中,小車穿行了約莫半個多小時后,偏僻的改板溝村便在眼前了。

  車子剛過大公山埡口,就讓人眼前一亮,不遠處的元寶山范家坪呈現出一片又一片金黃的花海,遠遠望去,層層疊疊的的花海如金色的瀑布一般從高處鋪向低處。走近一看,但見一人多高的密密匝匝的植株上,每一株上上下下都開滿了像微型“向日葵”一樣的花朵,一片又一片炫目的光彩,給這靜謐的山村帶來無限的祥和與希望。

  村支書范海全剛剛從小車裡下來,幾位正在村道公路上打掃衛生的老媽媽便扛著掃帚紛紛迎了上來。

  “我們都是沾了黨和政府的光,沾了扶貧政策的光啊!”,寧靜的山溝裡,立時回蕩著爽朗的笑聲。

  改板溝村是射洪市大榆鎮一個偏僻的山村。曾經,這裡的鄉親們以幫人“拉大鋸”“改木頭板子”掙錢養家,所以叫作“改板溝”。但后來無木可改了,就隻能“面朝黃土背朝天”種點庄稼。

  范海全是的土生土長的改板溝人。上個世紀70年代末,初中剛畢業的他,就不得不放棄了學業外出打工。先是東奔西走做小工,隨后當了幾年木工學徒。十七歲那年,就跟著師傅去西安謀生。木匠活接不上趟,就臨時做搬運工。那些年,經常找不到事情做,經常在夜裡蹲城門洞、睡大街、啃冷饅頭。一路走南闖北,范海全先后到過甘肅、廣西、陝北、吉林等地,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日子,讓他嘗盡了苦頭。盡管這麼艱苦,但范海全常常想:出來見了好多世面,總比呆在山溝裡餓肚子好,隻要肯努力,總會有好結果的。

  長期打工有了一定人緣基礎后,范海全團結起家鄉十幾個和他一樣有著夢想的年輕人到西安一起打拼。他們以工隊的形式承接一些裝飾裝修小工程項目,憑著吃苦耐勞、精益求精的精神和誠信做人的品行,逐漸在西安這個大都市站穩了腳跟。

  范海全帶著家鄉青年在外闖出了收獲,闖出了名氣,認識和不認識他的家鄉人都來找他。2004年以后,他每年帶到西安做裝修工的射洪同鄉都達到了300多人。那時,他帶出的老鄉們每年的務工收入都在八萬元以上,有的還當起了“小老板”。看到越來越多的鄉親信任他,越來越多的工程接到手,范海全便在西安成立了自己的裝修公司。

  “在異鄉漂泊的人要抱團才能取暖”,多年的打工經歷告訴他,鄉鄰之間要相互照應情誼才能長久,才能把經營做大。正是憑著這種家鄉情結和誠信經營的理念,他的裝修公司在大家共同努力下,業績逐年遞增,每年的產值達到了上千萬元。

  在外的游子不管走多遠,總是情系故土,魂牽故鄉。盡管范海全在西安的企業紅紅火火,盡管他結婚后把新家安在了西安城裡,但那份故土難離的情卻時常嵌在他的心裡、夢裡。

  2015年春節,范海全和他的愛人一道返回改板溝探望家鄉的親友。闊別家鄉多年了,駕著小車的他心情激動。但剛剛轉過玉仙廟埡口進入延伸在山林裡的村道路,范海全就覺得小車顛簸得很厲害。“還是三十多年前修的機耕土路,不同的是路上野草多了,坑凼更多了”,此情此景,讓范海全嘆了口氣。突然,車子一歪,好像是閃進了一個坑裡,加大油門也上不來。他和妻子隻好下車來看究竟,原來車子一個后胎陷進泥坑,又被石塊卡住了。隻好用路邊的石頭敲開石塊,將車子開出坑來。好不容易把車開到離家不遠的范家坪上老學校壩子裡停下,家門口的情形更是讓范海全夫婦心頭不是滋味:那些大塊、小塊的土地全都被荒草佔領著,有的土地裡艾蒿長到比人還高,鄉親們那些土牆房東倒西歪破爛不堪,一些老人小孩坐在階沿上或者滿是青苔院壩裡,呆呆地看看熟悉而陌生的他們,又眼巴巴地朝村口眺望......

  看著那些曾經養育了他的土地現在卻荊棘叢生,看到那些曾經幫助過他的鄉親仍很窮困不堪,范海全的心裡感傷不已:這些年,帶著村裡人在外闖蕩雖然掙了些錢,許多年輕人都把家安在了城裡,然而,老家的土地卻丟荒了,故鄉的發展停滯甚至倒退了,無法外出隻能留守在這一片故土的鄉親們,依然難以擺脫生活的困苦!

  這天晚上,范海全住在自家的老屋,一夜難眠:圓水井、爛田灣、大公山、元寶山,到處都是荒草荊棘,到處都是破爛的土牆房子,到處都是渴盼的眼睛……

  就在范海全回到老家的第二天,縣裡下派到改板溝村的“第一書記”王明貴來了,隨后,鄉上的陳鄉長也來了。在與他們的交談中,范海全得知,改板村已被認定為省級貧困村,市、縣十多個單位都在幫扶這個村,計劃三年內全村脫貧,當前,正著手幫助村裡的鄉親解決吃自來水、發展產業問題,但要做好這些事,難度還很大。領導們還告訴他:縣裡最近發布的返鄉創業的政策,是不是可以了解一下,回來幫助鄉親們發展一、兩個產業,隻有產業穩定和發展了,鄉親們才能真正脫貧。

  這一晚,范海全再次久久不能入眠,他沉思著,外來的干部們都來村裡扶貧,都在為我們家鄉人謀幸福,我土生土長在這裡,現在又有一些條件和能力,還有政策支持,我為什麼不能出一點力呢?

  清晨起來,范海全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然而,這個決定此時還在他的心裡頭,連一同回來的妻子也沒有告訴。只是讓妻子感到奇怪的是,范海全除了愛往鄉親們院子裡遛達外,在家鄉的好幾天,總是時不時去周圍的山頭、溝上溝下的田土邊轉轉。

  春節過后,范海全依然帶著村裡的鄉親們回到西安,公司一大堆事情等著他安排部署。這一回,他卻把許多事情交給妻子和年輕的兒子去辦。

  接下來的三個多月時間,范海全陸續奔赴上海、北京、重慶等地,先后考察十多種農業產業。恰好有個重慶的朋友投資兩億多元建成了菊芋(俗名“洋姜”)提煉菊粉益生源的企業,需要大量的洋姜作為原料。朋友說,如果能夠種出幾百畝洋姜,可以全部收購。

  洋姜,對於范海全再熟悉不過了。小時候,他經常看到家鄉的山坡上、鄉親們的房前屋后,到處都有開得金燦燦的洋姜花,到了秋天,就可以從土裡挖出洋姜來泡咸菜,但他卻從沒有想到洋姜還可以提煉菊粉,而菊粉可以制成很高級的保健品,附加值特別高,市場供不應求。

  范海全動心了:洋姜不擇土地,很容易種植,況且還有朋友的公司作依托,這麼好的項目,不是正好可以在家鄉發展嗎?種洋姜!

  盡管拿定了主意,但范海全還是在近半年時間,先后到珠海、銀川、北京等高層次農合會、農博會學習、考察,深入了解了洋姜系列產品的市場銷路、行情、產品前景。在他的心裡一開始就存著一個念頭:在家鄉與鄉親一起創業,必須做穩做妥,絕不能有半點閃失。

  時間轉眼到了下年10月,當范海全把回鄉搞洋姜產業的規劃告訴妻子、兒子的時候,妻子、兒子都不同意。

  范海全有他的理由:“黨的改革開放政策讓我們農民走出村子闖天下,現在我也算成功了,有了一定的能力了,應該為我的家鄉做點事情,應該為鄉親們走出貧困貢獻一些力量。況且,這個產業搞好了也應該有不菲的收益!”。於是,他不顧妻兒的強烈反對和苦苦勸說,毅然決定把自己在西安打拼多年、每年上千萬收入的公司留給妻兒打理,回到家鄉重拾丟掉20余年的“農民”帽子。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改變家鄉貧困落后的面貌,給留守的鄉親們開拓一條脫貧致富的路子。

  2015年12月,五十多歲的范海全回到了改板溝村,立即和鄉、村干部協商規模發展洋姜產業的事兒。鄉、村干部們聽取了范海全想帶領鄉親們脫貧的想法以及產業前景、發展規劃,都表示,這是件大好事,一定會盡全力支持。

  然而,事情一到了“留守”鄉親們那裡,卻遭到了質疑,有的說,洋姜又不能當飯吃,連紅苕都不如,有啥搞頭?有的人嘲笑:種洋姜可以脫貧致富,那是在做夢。甚至有個別人還說:你有錢就自己搞嘛,讓大家投土地、投錢種洋姜?是不是在外頭搞栽起了,回來騙錢的啊!

  面對種種猜疑、譏諷,范海全哭笑不得。他一時做不通少數留守鄉親的工作,就找來村裡、鄉裡的干部幫忙去疏導,因為他堅信自己看到的洋姜產業前景。 隨后,又在鄉裡和村裡干部的幫助下,組織了40余名在外務工的返鄉人員共敘鄉情,共謀脫貧大計。范海全在在外務工的返鄉人員中是有號召力的,再者大家為鄉情感召,都願意家鄉的困境有所改變,很快就對種植洋姜形成共識。

  於是,經過大家商議,籌集資金600萬元成立股份制“玉泰種植專業合作社”,其中,范海全個人出資300萬,兩年內流轉村裡土地800畝、林地200畝﹔同時,合作社與貧困戶建立“土地流轉有租金,基地務工有薪資,入股分紅有股金,超產分成有獎金”的利益聯結機制。貧困戶們一聽這事兒靠譜,又看到那麼多人已經投股,紛紛加入到合作社來。

  隨后,范海全按照鄉村規模化發展農業產業的要求,聘請了專業人士進一步做了市場調查,結合改板溝村實際情況,做出了改板溝村發展洋姜產業可行性報告,獲得了各級領導的一致認可。

  然而,一些窮怕了的村民始終瞻前顧后。有的人頭天說把土地交出來入股,第二天就變了﹔有的人交了入股資金,卻找了急需用錢的理由又要求退了。這可是在考驗范海全的定力啊!范海果斷決策:“土地不願入股的,按300-400元一畝付租金,租金由我付﹔要退股金的,退了就是!”。

  看到范海全這麼大的決心,絕大多數鄉親相信他,支持他:“沒得事,我們給你扎起!”“輸贏我們都信你!”聽到鄉親們的支持、鼓勵的話語,范海全心裡熱乎乎的。

  2016年春天,改板溝元寶山的坡地上歡聲笑語,村“第一書記”王明貴也來參加春播了,合作社首批試種洋姜的五十余畝土地開犁。盡管大多數村民都在五、六十歲上,還有七十多歲的老農,大家都笑逐顏開精神抖擻,挖土的挖土,挑糞的挑糞,下種的下種,村民們好像找到了大集體時代一起干農活的感覺。在“社長”范海全的指導下,洋姜一一播下。其它的土地上,依然種上常規作物——這是范海全的主意:先試種五十畝,精心管理,力爭“一炮打響” 給村民們吃上定心丸,獲得經驗后再大規模種植,免得一上來走彎路消磨了大家的積極性。

  洋姜種植一上馬,合作社就優先安排村裡以土地入股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在土地上務工。平時病怏怏懶洋洋的貧困戶范老二,一聽說挖窩、下種一天可以掙五、六十元,舊病好像一下子就沒了,下地干活跑得飛快,每天一早就主動跑到范海全住的老房子來要求派工,人家笑話他咋個一下子就“勤快”了?他回答說:“外頭想做工沒得人請,種個糧食又收不到幾顆,家門口每天幾十元,不掙是傻子啊?”

  隨后,那些撂荒地也一塊又一塊被“清理”出來,適時種上了糧食、蔬菜。范海全的想法是:空在哪裡可惜了,種上庄稼,地裡就不會過多地長草,明年種洋姜也少費工。

  夏去秋來,遍地洋姜花開放之后,元寶山又是一遍沸騰。人們從土裡刨出了一筐又一筐“成果”,一過稱,村民們人人欣喜:每畝平均出產鮮洋姜4000多斤。按范海全與朋友廠裡的約定收購價,每畝收益可達6000余元啊!村民們興奮了:這可是平常種糧食收入的十幾倍啊!這元寶山土裡頭硬還是刨出了“金疙瘩”!

  這一年,首批種植的50余畝洋姜全部賣出,范家坪上加入合作社的貧困村民不但人均務工年收入都達到一萬元多元,還有幾百、上千元不等的分紅。這,可是鄉親們種了幾十年的土地從沒有這麼好的收益啊!

  改板溝首批洋姜試種的成功,給了范海全更堅定的信心,也給了鄉親們極大的鼓舞。看到村裡出了這樣一位帶領鄉親們增收脫貧的“能人”,鄉親們的積極性被激發起來了,2016年下半年,全村200多戶村民紛紛以土地入股,村民入股合作社的土地達到700余畝,范海全適時推出了“公司+合作社+農戶”的合作模式,“天應農業公司”由此誕生。

 
合作伙伴
联系方式